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梁家的那个小子,今天出来晒太阳了你看到没?”老太太甲兴冲冲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还听得了那小子说要吃肯德基呢。”老太太乙同样十分八卦的凑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啧啧,都病得起不来床了还吃肯德基,我看是不怕死吧!”老太太甲愤愤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谁说的,老梁不是说快凑够钱了吗?”老太太乙明显的很意外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内心里已经惊骇无比了,从两个老太太的交谈中,我不难听出来这个这个男孩跟梁家是关系匪浅的,至少,男孩得了很严重的病,梁家是愿意管的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梁家是从哪里筹钱的,我忽然想起了梁锦凡对我可能骗婚的这件事,也想起了很久以前婆婆在我家楼下花园打的那个电话,她说到了阳阳,还说到了快筹够医药费了。

    我想起了跟梁锦凡结婚一年以来也没见其他人喊过他阳阳,我也是在这个时候才后知后觉的明白,婆婆电话里说的那个阳阳,就是今天的这个小男孩,而不是梁锦凡。

    我不敢去想象这其中有什么关系,我心里瞬间有了一个非常可怕的猜想。

    梁锦凡为什么要骗我?为什么要牺牲自己牺牲婚姻来骗我?不是因为想要钱吗?

    他为什么那么缺钱?毕竟他自己挣得也不算少?从前我以为是他贪心,那么现在我明白了,不是他缺钱,而是这个男孩的病需要钱啊!

    他为了男孩的病,不惜铤而走险假装自己有病来骗我的钱吗?那么,他跟这个男孩是什么关系?

    我不敢再想下去,我连面都吃不下去了,控制不住的站起身来去挡在那俩老太太跟前,我声音的颤抖的问她们阳阳是谁,跟梁锦凡是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我没意识到自己的失态,也没想到那俩老太太跟见鬼了似的,像狗皮膏药似的急着要甩掉我,一面说着自己什么都不知道,一面颤巍巍的走了。

    我看懂了老太太的欲言又止,也知道了她们看我跟洪水猛兽一样,她们两个齐心协力推开我飞快跑了,独留我坐在那里,眼泪也跟着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我跟个疯子一样,一连问了几个人,可是,没有人肯告诉我答案,没人告诉我梁家背后有什么我不知道的秘密,所有人就跟禁口了似的,没有人肯透露真相。

    最后是个老爷子看不下去了,他轻轻推了我一把,用拙劣的普通话语重心长的说:“姑娘啊,今天发生的事我们不会告诉梁家人的,你还是打哪来往哪去吧,别自己给自己找罪受,知道吗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唉声叹气的去了。

    小店里所有人都看着我,像看个傻子一样看着我,我在他们眼里看到了同情,那目光像是要刺穿我似的。我不想自己再伤痛大庭广众被看破被剥开,我不再在这里纠缠,拿起自己的包,失魂落魄的回去了。

    我回到酒店,开了空调,洗了把脸,和衣而卧仰躺在床上。不知道是太累了还是太悲伤,没多久就睡了过去,再醒来的时候,是被敲门声弄醒的。

    傅瑾陌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真不知道你当初看上那个男人什么了。”门一打开,傅瑾陌的身子冲了进来,皱着眉迫不及待的就说道。“一家子眼皮子浅,一点水果就乐颠乐颠把我留下来吃饭了,但要不是为了你,我真心吃不下啊!他家里很久没收拾了看起来乱糟糟的,屋子里甚至都有霉味,看得出来他家境不好,所以才急于找个有钱女人骗骗钱。”

    傅瑾陌从冰箱里拿出一瓶水来,咕咚咕咚的灌了一口,大声的说道:“至于阳阳,他的身份我有点没搞懂,阳阳自己说梁锦凡是他表叔,不过我我又听到他喊梁老头爷爷,到底什么关系我也说不好。”

    我也搞不懂什么关系,我只知道那个男孩在梁家是个特殊的存在,我烦躁的用被子蒙住自己的脸,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,我都有点应接不暇了。

    “我在梁锦凡房间休息的时候,也偷偷找过了,不过我找了我认为可能藏东西的地方,都没找到什么。”傅瑾陌坐到我床头来,一手将我的被子扯开,强迫我面对他,说:“陆舒,我想过了,就算真的有体检报告那回事,也不过是一张纸而已,人家想藏起来还不是分分钟的事,要找到那得有多难哦!我建议你还是别白费心机找了,想想办法从其他地方入手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不到办法!”我痛苦的捂住自己的脑袋,连声音都有些沙哑了。

    我觉得自己都要疯了,我不知道梁家人到底下着怎样的一盘棋,但是我已经不想伺候了,我决定了,不管他们有着怎样的阴谋阳谋,等回去了我就想办法离婚去,说我没良心也罢,大不了就撕破脸。

    我整个人烦躁得发狂,傅瑾陌倒是挺淡定的将我搂进他怀里,他像妈妈似的一边拍着我的背一边柔声安慰我,他叫我别担心,说船到桥头自然直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船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