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这一刻脑海里的各种想法风起云涌,但天人交战之后我还是很快的收回了自己的手,我不敢那么做,不敢给自己找罪受,为这个人渣犯罪,真的不值得。

    我松开了他,身体平躺着淡然的躺在枕头上,闭上眼睛希望自己快速的进入梦乡,这一刻万籁俱寂,黑暗里只听见我们彼此清浅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就在我以为自己都要睡着的时候,这个时候,我的腰却突然又被拽了一下,梁锦凡的声音,紧紧的贴在了我的耳根:“小舒,如果有一天我迫不得已骗了你,你会恨我吗?”

    他终于开始直面这个现实的问题,我心里的恨,也跟着深了几分。

    我抚着他肩膀的手猛地收紧,连我自己也没有察觉到,我的指甲屈起抓住了他,深深的陷进了他的肉里面,而我却恍若未闻。

    我的心,连同我的手都在颤抖,我不知道梁锦凡是在怎样的心境下才会说出这样的话,才会问我恨不恨他。

    现在的他对我,是试探?是愧疚?还是赶尽杀绝?

    我不知道。

    我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回不过神来,倒是梁锦凡,他轻轻的哎了一声打破了沉默。他挣扎了一下,也把我从沉默中惊醒,我看到了他紧皱得有些狰狞的神色,却在一瞬间收敛了一闪即逝的煞气,他侧头看了我一眼,嘴角勉强带着笑意:“小舒你在想什么,你弄疼我了。”

    现在是夏天,晚上睡觉的时候他并没有穿上衣,我清楚的看到了他肩膀上深深的指甲印记,我有些羞赧的收回自己的视线,我淡淡的说我在想事情没有注意到这里,很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他倒也没有再就着这个问题纠缠下去,他适时的转移了话题:“在想什么呢这么入迷?”

    “在想若有一天你背叛了我,我会不会恨你啊!”我端起了笑容,笑得一本正经。“我是个保守的女人,也是个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倔强女人,你是我第一个男人,我当然也希望你是我最后一个男人,若是有一天你为了不为人知的理由欺骗我背叛我,我也不知道我会怎么做,但我想,我要是不好过,肯定也不会让你好过吧!”

    说着,在梁锦凡有些目瞪口呆的脸色下,我又加了一句:“是的,如果这辈子你伤害了我,下辈子我要做你的一颗牙齿,我不舒服,你也跟着痛不欲生。”

    我说得太认真,半真半假喜忧参半,梁锦凡明显是被我这态度吓到了,他的眼神里,有着一闪即逝的惊恐。

    但他是什么道行,他很快就缓过神来,将我轻轻推了一下,拿起毛巾被帮我盖上,十分温柔的说:“傻瓜,什么这辈子下辈子的,下下辈子我都不可能离开你的,放心吧!”

    “不早了,睡吧!”床头最后一盏灯也被关了,他的胳膊从我腰上圈过来环住我,我背对着梁锦凡面向着墙壁和窗外的方向,浅淡的月光下,我看到我们纠缠在一起的身影,那么的缠绵,却又可悲。

    看不见的夜色里,我勾唇冷笑,我深知,这样的温情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,大约这就是我们最后的相守时光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是周末,我们仍旧起得很早,因为梁锦凡答应过我今天会再去医院再做一次检查。

    自从早上他主动把我喊醒之后,我就惴惴不安的等着,我真的很期待,期待到了这个箭在弦上的时候了,他还要怎么躲避,怎么脱身。

    梳洗完毕,他换上了比较宽松的运动服,整理好自己的包,带上了手机钱包帽子等等。

    我俩出了卧室门,正要出门去的,婆婆却说做好了青菜肉丝面,喊我们吃点早餐再走。眼看着时间都不早了,我就说时间来不及了不是很想吃去外面吃点算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我说不吃,婆婆却生气了,她骤然提高音调,怒瞪着我:“陆舒你是什么意思,你现在还是我儿媳妇,还瞧不上我做的东西了是吧?你自己不吃还不让我儿子不吃呢!”

    我明白了,真的明白了,我说他们母子俩为什么这么配合呢,原来是这个时候发作呀!

    她朝我吼不给我面子,我也懒得给她面子,她吼我我也吼得比她更大声:“你儿子吃不吃我不知道,反正我们现在赶着要去医院,没空吃。”

    “陆舒,你居然吼我?你是怎么做人儿媳妇的?你怎么这么任性?”婆婆语速很快,分贝丝毫不见减小。

    积压于心的最后一根弦崩断,这些天以来所有的情绪都在这一刻蜂拥出来,爆发,我就那样站在婆婆面前狂吼:“我是怎样的人你不了解吗?你说我任性,我要是任性我会东奔西跑在外面给你儿子筹钱吗?说了时间来不及了要去检查检查,你没听到吗?”

    我生气了,是的,我生气了。我原本还想淡定下来,等梁锦凡彻底无话可说的时候再爆发,可是现在,这个时候了他们既指着我的钱又看着我的错,我已经忍不下去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