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傅先生手里拿回病历本,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医院里走出来的。

    我不敢回家,我忽然觉得那家人真的很可怕,我也不敢去叶嘉言那里,叶嘉言脾气暴躁,我不敢确定她要是知道了这个猜测还沉得住气。

    我忽然的对自己对婚姻一点信心都没有了,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可怕的?同眠共枕一年的丈夫,竟然有可能骗着我?

    我找了个商场钻进去,热闹的人群勉强能让我的心不那么冰冷。

    喝了杯热可可,再出来的时候,开上自己的车刚准备走,却在这会被人给喊住了。

    我扭头一看,是我们公司的同事小张,小张拎着许多袋子,汗涔涔的向我跑过来,她在我面前站定,一边气喘吁吁的问我不是请病假了吗怎么在商场这,一边说她拎了太多东西不好打车,希望我能送送他。

    哦,昨晚梁锦凡不是把车丢下了吗,今天我是开车出门的。

    小张叽叽喳喳的说她买的那些东西都是为公司的司庆准备的太沉了,我不好拒绝,送就送吧,左右不过半个钟的事。我已经丢了婚姻,不能再丢了同事情谊。

    东西买的太多,堆在座位上乱糟糟的,我决定拿到后备箱去放。冷不防撞到了一个袋子,袋子里的东西呼啦滚出来。

    飘落在地的购物小票吸引了我,赫然在列的一个东西,两条毛巾、女人的内裤、多口味动感第六感......

    我感觉我的脑子轰的就要炸了,愣是我再傻再笨再呆,也觉察到了不平常。

    我的老公,可能出轨了!

    我的眼泪差点要涌出来,可我不想在比我小的同事面前丢了面子,我扬起脑袋来努力的将眼泪憋回去。

    我沉默的把小票塞进怀里,合上后备箱,我眯眯眼,望向广袤的天空,忽然发现,阳光如此刺眼。

    他出轨了!到底瞒着我多久了!

    为了骗我,我的丈夫,真是煞费苦心啊!

    他身上,到底还有多少我不知道的秘密呢?

    那天晚上我没有立刻回家,而是在没人的地方将车子的每一条缝隙翻来覆去的找一遍,恨不得掘地三尺。

    奈何,我徒劳了一场,没找到其他的证据。梁锦凡口才那么好,凭一张小票他是不会认罪的。

    晚上十一点,我强忍着胃里一阵强过一阵的汹涌回了家。是的,回家。我还要佯装笑颜,我还要忍辱负重,我不能打草惊蛇,因为我没有证据。

    我满怀着满腹的心酸委屈,推开家门,却发现,梁锦凡坐在沙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