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那一句话说出来,就好像抽空了我全身的力气似的,我也不知道我脑子是怎么抽了问出了这么蠢的问题,但是,既然问了,那么我就一定要一个答案。

    是的,要一个答案,也为我们这段似是而非的暧昧划一个完美的句号。就当什么都没有吧,所有的一切,只因为我徘徊在悲惨婚姻里拔不出来,而他,拉了我一把,顺路陪我练习了一把久违的感情。

    我稍稍低下脑袋,我的心扑通扑通跳得厉害,我的手指也有些颤抖。

    可是,我也没有等到想要的答案,病房里长久的寂静无声,好像根本就不曾有人存在过一样。

    一种苦恼的感觉油然而生,我有些悲愤的绞紧了自己的双手,鼓起勇气抬起头来,然后,我看到了一张分外冷漠的脸。

    白色的衬衫遮挡住精瘦的身躯,修长的双腿包裹在西裤里,棕色的皮带下是那健壮有力的腰。他一手插在裤兜里,一手捏着手机,他的嘴角挂着戏虞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我曾说过我对你有兴趣没错,可是谁说有兴趣是爱了?”他倾下身子来走近我,当那张俊美的脸面无表情的无限接近我的时候,他冰冷的视线扫过来,我立时感觉周遭都被冷空气包围,连带身边的温度都降低了几度。“你对我不坦诚,我何必要跟你谈爱情,你以为是你爱我爱到甘愿婚内出轨,还是你已经美到令我神魂颠倒。”

    我的嘴巴张了张,因为干渴而龟裂的嘴唇很难受,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不坦诚吗?或许是吧!他知道我所有婚姻里的不堪,知道我的男人是怎样的背叛我,可是,其中的细节却是他不知情的。

    我不是出卖痛苦来换得同情的女人,我不愿意告诉他我婚姻里所有的污点,也不愿告诉他我前任曾经为了白富美抛弃我,我曾经历过的一段婚姻一段感情都以男方出轨而告终,这是我的秘密,我的不幸,我以为隐瞒就能为我留一丝颜面,可是,我错了。

    或许他认为我不坦诚吧,或许这也只是一个借口,毕竟他跟江蕙心不是也有暧昧吗?

    还有我怀孕这件事,怀孕应该就是梁锦凡跟我坦白之前种上的,自从得病这件事公开以后,梁锦凡早就被李梦华榨干,哪里还有力气碰我,好巧的是我的姨妈不正常,也这么久才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也都不用解释了!

    跟有希望有未来的人解释那是争取,跟没希望没未来的人多说,那就是自取其辱了。

    “我无话可说。”我强装镇定的扯出一抹微笑来,那样的笑容掩盖了我滴血的内心,我嘴角勾起弧度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很自然。“傅先生,过往的一切那都是男欢女爱的套路,现在我都怀孕了,为了孩子也不会婚内出轨了,我不会把自己给你睡,你还是走吧!”

    我脸颊带笑,努力的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比较自然,故意做出一场风月的随意味道。而让我又是欣慰又是遗憾的是,傅瑾陌,可能相信了我的这个说词。

    “别以为你自己多高尚,说到底你也不过当我是个泡友。”傅瑾陌锐利的眼神几乎要刺穿我的皮肤,他目光灼灼的瞪了我一眼,最后摔门而去。

    门打开的那一刻刮起一股强大的门风,仿佛提醒我他曾经来过,我强撑着病体过去关上门,然后自己缩进被子里,我用被子捂住自己的脸,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哭够之后我打起精神来办理我的正事,这些天因为自己的私事我频繁的迟到早退还请假,我已经不好意思再请假了,我联系了我的同事,托人给我递上了一纸辞呈。

    眼下对我来说,房子才是最重要的,对于几百万的房子来说,几千块的工作那都算是不值一提的了。

    而且,现在我跟傅瑾陌已经了断了,到时候去了南安那边同一座大厦迟早要碰面的,我怕我会尴尬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领导早就看我不惯了,总之我的辞呈批复得特别快,当天领导就准了我的离职,财务那边给我结算了工资。

    工作处理好之后,我一门心思都扑在养身体和搜集证据打离婚官司上面,我已经没了让我心动的男人,再也不能没有房子和钱,那样我就太可怜了。

    我在医院里住了三天,身体稍微恢复之后我就回家了,我不确定梁锦凡他们现在有没有回家,毕竟六七天没有碰面却连电话都没打一个的夫妻,我真是觉得可笑。

    我回去的时候是下午四点的时分,梁锦凡在阳台上晒太阳,有个栗色卷发的女人正在旁边一脸殷勤的叉水果喂他吃,你侬我侬的,甜蜜得不要不要的。不知道是不是太投入,他们根本就没有发现我。

    我一开始还没发现这女的是谁,还在暗笑李梦华也有这么一天,可等我走近了找到个好角度,我就郁闷的发现,原来这女的就是李梦华做了新发型并且放下头发的样子,李梦华以前做保姆时都是将头发扎起来的,现在看来,这是看着快要做女主人了?所以跟上新时尚了?

    我冷着脸咬着牙,一步一步的走近他们。梁锦凡的目光太专注,而李梦华早已看到了我,见鬼的是,她不但没躲开,甚至还朝我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她在打什么主意,正想着,却见李梦华忽然放下果盘,然后向梁锦凡那儿走去。

    她走过去拿下梁锦凡手里正在玩的手机,蹲在梁锦凡面前,深深的低下头去。

    梁锦凡背对着我,我看不到他是什么神色,但我看得到李梦华脑袋一起一伏有节奏的抽动。

    而伴随着梁锦凡轻吟出声,忽然,梁锦凡猛地直起腰来抬手去按李梦华的脑袋,频率非常快。

    我躲在客厅角落,沉默的举着手机,奇怪的是事到如今我竟然一点伤心的感觉都没有。我不知道李梦华为什么要故意这样表演给我看,既然看了,那就好好拍着吧!

    我从来没见过梁锦凡的谷欠望这样强烈,他嘶吼着将李梦华拽起来,然后去扯她的衣服。李梦华被按在阳台的栏杆上,而梁锦凡从后面...

    我举着手机,脸不红心不跳的观看了一整出的表演,终于一切结束,梁锦凡意犹未尽的转身,冷不丁看到我,春风得意的脸顿时僵住了。“老婆,你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不来,怎么看得到你给我的惊喜?”我扭头看了站在他身后笑容狡黠的李梦华一眼,也不说二话,沉默的将自己的手机啪的合上,攥在手中。“梁锦凡,我们离婚吧!”

    说着,我扬了扬自己的手机。

    梁锦凡的脸顿时跟打翻了调色盘一样,结结巴巴道:“老婆...不是我要,是她,是她勾搭我。”

    “离婚吧!”我丝毫不为所动,又冷笑着重复一遍,逼近了梁锦凡。我看到了他眼里的慌张,我温柔一笑,将曾经从梁锦凡车子后备箱里看到的那个购物小票找出来,我指着小票上他龙飞凤舞的签字,冷笑道:“离婚吧,别逼我不留情面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没有...”梁锦凡嗫嚅着还要狡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