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我被带回了家里,梁锦凡请来了赤脚医生,李梦华打下手,女人的手在我下身动作着,我整个人只觉得跟撕裂了一样,我不知我到底痛了多久,我只知道,我已经没有力气去计算时间了,我觉得自己一辈子里的痛都在今天被耗尽了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有什么东西从我身体里滑出来,一切的苦难,终于结束了。

    梁锦凡杀掉了他的孩子,亲手。

    “来,给你最后看一眼。”李梦华带着手套将血肉模糊的一团拎到我眼前来,放肆冷笑。

    我身上一震,眼泪哗啦啦往下掉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卧室的门被推开了。

    梁锦凡站在我床前,一脸冷漠:“陆舒,想好了吗?签不签?”

    其实后来当事情了结之后再回想起来的时候,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当初的我性格太犟,太不懂得取舍,才把自己弄成那么凄惨的样子。

    与梁锦凡挣扎斗争的那段过程到底发生了什么,我都已经记不清了,我只记得最后的结果,我仰着脖子跟他说:“要么你杀了我吧,杀了我我的房子就是我爸妈的了。”

    梁锦凡很恼火,可他也不能把我怎么样。他没法让我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,拿不到我的房子,他拿我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    我不担心自己会被彻底谋杀,因为就算我死了房子也不属于他。

    从这一天开始,我就被软禁在卧室里,每当我想偷偷出门想做点什么的时候,我被偷拍的那些照片总会出现在我面前,提醒我如果我不乖的话可能会出现的后果。

    李梦华送来的饭菜我一点都不敢吃,我担心吃了之后会出现别的什么事,我只敢吃冰箱里面买的现成的东西,饿了我就喝水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我也顾不上月子的事了,命都快没了,身体好不好又有什么意思?我没办法安静的养身体,而我唯一能做的,就是在我寂寞得令人发指的时间里,尽可能的多睡觉。

    一转眼几天过去,可能是我的手机迟迟打不通,叶嘉言竟然找上门来了。

    叶嘉言是我最好的朋友,我们最后一次见面还是在我住院的时候,这么多天联系不到我,她也是很关心我的。

    梁锦凡倒是把叶嘉言给放进来了,但是只让叶嘉言在客厅里,根本没有让她到我的卧室来。

    我躺在卧室的床上,我听到外面梁锦凡大声的在说话,他说我得了挺严重的传染病所以不敢见人,他说之所以隐瞒消息,是因为怕我的父母担心。说到父母两个字的时候,他特意加重了语气。

    我想我是懂他的意思的,如果我不配合他让他穿帮的话,他不会放过我的父母,像他这样阴险狡诈的人,自然有的是办法对付我年老体衰的父母。

    叶嘉言也是有点脑子的人,更何况她还知道梁锦凡出轨的这事,她根本就不信这套说辞,她叫嚣着让梁锦凡开门给我看一眼,她说她是我最好的朋友,不怕被我传染。

    梁锦凡哪里肯,他很固执的说,我生病了不便见外客,如果叶嘉言非要找茬的话,那就不要怪他不给面子了。

    暴躁的叶嘉言一听到梁锦凡这样类似于威胁的话,顿时也恼了,冲过来就要锤我的门,一边骂道:“我哪里是什么外人?我跟陆舒认识的时候,你还不知道在哪个女人床上呢?你现在说得一本正经的,你以为你提上裤子我就不知道你跟你家保姆有一腿了?”

    我在卧室里隔着门与叶嘉言对着,眼泪都要流出来了,我知道梁锦凡是个狠角色,怕她再待在这里会吃亏,毕竟梁锦凡急起来的时候就是个连女人都揍的小人。

    我匍匐在门后,我沙哑着嗓子说我真的是生病了,叫叶嘉言乖乖先回去,等我病好了再约她。叶嘉言不信我的话,一边问我是不是骗她怎么我电话都打不通,我苦笑着说,医生不许我玩电子产品所以把手机关机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叶嘉言到底有没有信我的话,总之她半信半疑的哦了一声,没有再继续纠缠下去。

    这一次波澜之后,我的生活很快就又恢复了死水一般的平静。梁锦凡每天临睡前他都会来看我一次,问我有没有考虑好,而每次他都会得到我拒绝的答案。

    我想好了,我的人生都已经这样了,家庭没了丈夫没了孩子没了,连我心动的男人都没了,再活下去也没有别的意思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