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


    我想丹烟了!

    那一刻我甚至控制不住自己了,丹烟,你知道这么多天我是怎么过来的?你知道我有多想你!

    我抱着丹烟,抑制不住地亲吻着……

    可是丹烟突然特别用力地推了我一下,用了最大的气力跟我喊着,“不要——!”

    我看见丹烟的眼睛红了,心里顿时明白了,我知道丹烟是我的老婆,可是丹烟并不知道我就是汪哲昕,虽然我已经明显的感觉出,她一阵一阵地看着我,总是有一种特别熟悉,甚或是疑惑的神情,那是她把我当成了汪哲昕。

    只是,毕竟我现在和过去已经有了很大的诧异了。

    不但外形,面貌还有声音跟过去发生了明显的改变,包括国籍、身份和过去也完全不同,所以丹烟怎么可能这么稀里糊涂地接受我呢?

    我稍一愣神,丹烟就红着脸推了开我,跑了。

    我一个人呆呆地站在那里,眼前还回想着丹烟刚才红润的面庞,迷离的眼睛。

    只是,我又一次扭头看了看窗户里映照的自己,和以前完全不同的相貌,不禁发出了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吃完饭以后,胡冉青来接我了,我没说什么,闷闷地上了胡冉青的车。

    胡冉青告诉我,丹烟和刁玉敏坐着汪涵的车走了。

    我突然不放心起来,虽然刁玉敏千方百计地追求汪涵,但是汪涵又何尝不是千方百计地追求丹烟,我是一个男人,能够准确的判断出汪涵喜欢的是谁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不由得心里一惊。

    “我不能让丹烟坐汪涵的车回去!”我看着窗外飞驰的车流,多少有些倔强地说着。

    “那你能怎么说,你总不能说让丹烟下车,你带她回去吧?”胡冉青看着我,不置可否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是不能那么说,但是我不能……”我想着汪涵把刁玉敏送到家,就只有丹烟一个人在他车上了,丹烟那么文弱,没什么力气,要是汪涵欺负了她怎么办?

    “我不能让汪涵单独送她回家,他要是欺负她怎么办?”我看着胡冉青,颇有些着急地说着。

    胡冉青回过头来看了我一会儿,说,“我怎么发现你越来越像小孩了。汪涵就算追丹烟,他也得有个过程啊,以汪涵那么斯文的脾气,不可能霸王硬上弓啊!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行!”我看着胡冉青,倔强地说着,我得给汪涵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那你得想想我们是为什么做得整容手术,为什么至今隐姓瞒名,为的是什么?你这样着急,会不会把我们的身份给暴露了,那么我们做的那些工作,不就白做了吗?!”胡冉青看着我,有些着急地说着。

    “让我静一下。”我把头倚在后座上,微微闭了一会儿眼睛,拿出手机给汪涵打了个电话,“汪总,到哪儿啦?”

    “我和丹烟这不刚把玉敏送回家吗,哎,玉敏喝醉了,真是拿她没办法。”汪涵颇有些无奈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汪总,你等我,我去你办公室找你喝茶,我这里由新加坡带回来的好茶,一会儿我们尝尝。”我说着话,得意地冲胡冉青挤了挤眼睛。

    胡冉青看看我,没说什么,调转了方向。

    看着汪涵和丹烟回了金碧林,我的心终于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从国际购物中心,买了两盒高档养胃礼品,然后联系林青姗,让她给姚明远带过去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林青姗看着那两盒礼盒,不明白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这是送给姚市长的,不过你别说是我送的,就说你自己送的就好。”我对林青姗说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你这是为什么呀?”林青姗看着我,不解地问着。

    “我是一个国外过来的商人,在任何一个城市发展,也离不开市委市政府的支持是不?”我看着林青姗,故意地冲她挤了挤眼睛。

    林青姗笑了,“好了,艾林,我明白了。你不会是把女一号的角色给我,也是因为姚市长的关系吧?”

    林青姗看着我,不由得也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我看着林青姗,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林青姗会意地笑了。

    她看着我沉思了一会儿,说,“我不方便直接把你介绍给姚明远市长,不如这样,我介绍你认识鲍玉林,让他给你搭桥认识,你觉得这样可好?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我看着林青姗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,我现在也只有进入他们的内部,才能摸出真实的情况。

    我以前和鲍玉林只是见过面,并没有打过什么交道,而姚明远,虽然也认识但是也不是特别熟悉,我现在做了的整容手术,对于他们来说,百分之百认不出我是汪哲昕。
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