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不一会儿,有一位衙役来报,说是户部尚书大人来了,审判的官员及府衙众人赶紧出来迎接。听到自己的父亲前来,王玉龙一下子放松了下来,轻蔑的看了一眼陆俊生,眼里很是得意。

    王贵对行礼的众人摆了摆手,说道:“大人,听说有人抓了老夫的儿子,不知犬子犯了什么事啊?”

    审判官员陪笑道:“公子也没犯什么事,下官正在审理那,请王大人上座。”

    王贵走到一边坐下,看了一眼王玉龙,说道:“你要是犯了什么事,那就接受处罚,要是没犯什么错,是有人存心想要陷害你,那我绝不会放过那个人。”说完,看了一眼旁边的陆俊生,眼里的的一丝怨恨一闪而过,随后便神情自若的坐在一旁开始听审。

    看到王贵的到来,陆俊生心里也大叹不妙,这下事情可就变的麻烦了。虽然心里非常憎恨这个王贵,但他的官职要远远高于自己,而且看刚才审判官员的样子,也是不敢得罪王贵。心里不由得疑虑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审判的官员对王玉龙问道:“王公子,对于刚才这个老头说的一切,可有什么异议?”

    王玉龙说道:“启禀大人,刚才是这个老头在说谎,他说的全都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跪在地上的那位老者连忙解释道:“大人,草民说的全都是真的,没有半句谎话,草民可以对天发誓,要是有半句谎话,绝不得好死,还请大人明察。”

    审判的官员说道:“本官也不能光听你一个人的片面之词,王公子,你来说一下,当时具体是什么情况。”

    王玉龙看了一眼卖水果的老者,说道:“大人,事情是这样,今天在下看到他在卖水果,就想着买几个,他还说是新鲜的、刚从树上摘下来的,不甜不要钱,在下也相信了他的话,便先尝了一个,没想到刚吃了几口,便感觉肚子有些疼,就说这些水果不干净,想着去医馆看一下。没想到,这个老头竟然说在下诬陷他,还不让在下走,非要在下付钱才能走。还有他的女儿也过来缠住了在下,非要在下付钱。在下便和他们争论了起来,没想到,他们越闹越凶,然后,在下的家仆不小心将他推到在地,他竟然还讹诈起了在下,他的女儿还说在下调戏她,无论如何,就是不让在下走。后来这位陆大人也帮他们二人,开始为难在下,还把在下抓紧了府衙。大人,你可要给在下做主啊。”

    听王玉龙这么一说,那位老者急忙说道:“大人,事情绝不是像他说的那样,草民说的才是真的。大人,你可一定要相信草民啊。”说着,还不住的叩头。

    陆俊生听后,心里非常气愤,这个王玉龙明显是颠倒是非,信口胡言,随后对王玉龙愤怒道:“你完全是胡说八道,明明是你欺负人家,现在却反咬一口,还说自己吃坏了肚子。”然后对堂上审判官员说道:“大人,这个王玉龙完全是胡说,请大人不要相信他的一派胡言。”

    这时,王贵对陆俊生说道:“陆大人,你怎么知道小儿是胡说,你有什么证据?”

    陆俊生说道:“王大人,刚才的事是下官亲眼所见,而且当时还有很多的百姓,他们都可以作证。”

    王贵说道:“那老夫又怎么能确定陆大人说的就是真的那。再说了,陆大人说有很多百姓可以作证,那就请陆大人将他们找来,看看谁说的才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陆俊生说道:“好,现在下官就去找一些当时在场的百姓。”说着,便走到府衙门口处,对着来观看的众人说道:“各位,在下陆俊生,现在想请诸位给在下做个人证,证明刚才是那个王玉龙欺负卖水果的父女二人。俊生在此谢过各位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门外议论纷纷的众人,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,陆俊生有些着急,说道:“请大家帮帮忙吧,俊生在此谢谢各位了。我想各位在平时也没少受那个王玉龙的欺负吧,现在就请各位站出来指证那个王玉龙,将他绳之以法。”

    陆俊生连连请求,还是没有人站出来,看着有些害怕、无奈的众人,陆俊生心急如焚,走到一个人身边,请求道:“这位大哥,你刚才也在现场,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