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情绪中,季千语只注意到伍雪然套近乎了,却没注意到从一开始,封一霆的态度就带着疏离,而且无意识地,季千语已经从身后掐了他一把。

    一眼就知道季千语什么意思了,就算没她的提点,毕竟刚承了池月宛的情,别说他跟伍雪然只是认识、算不上什么深交,就是至交,这一刻,他也不能做忘恩负义挖人墙角的事儿:

    “伍小姐——”

    封一霆一开口,已经觉察到两人的小动作,伍雪然抢先出声道:“ 一霆,我从来也没求过你什么,这是第一次,看在相识一场的份上,就帮我一次可以吗?”

    伍雪然真的是把姿态放到了极致,样子也真是可怜,叹了口气,封一霆却也无可奈何地只能耸了耸肩膀:

    “伍小姐,不是我不想帮你,只是清官难断家务事,秦的私事,我不便开口。如果是其他的需要,我一定竭尽所能,这件事,抱歉,我真的无能无力!”

    虽然这样的拒绝对他来说也觉得有些残忍,但他说的其实也是实话,除非秦墨宇开口问他,否则,公是公、私是私,如非逼不得已,他不会多言的,这是他们几个处事的基本原则,这个决定,倒也不单纯或是仅仅因为池月宛帮过他,一码是一码,如果池月宛因为帮过他而提出让他帮着她在秦墨宇面前说她的好话,恐怕他也不会答应,即便答应了,也会对秦墨宇名言其中原委。

    说实话,感情的事儿他是最不愿意插手的!

    所以,他的拒绝也没有含糊。

    眼底的希望瞬间破灭,伍雪然脸上的笑意刹那间真是比哭还难看:“谢谢~”

    连他都不肯帮她吗?

    其实大概她也已经预感到了,只是还抱着那么一点点希望不愿意放弃。

    此时,回过神来的罗启越也看到了这边的伍雪然,绕了一个圈,他从花坛另一侧避开池月宛的方向缓步走了过来,自然而然,这一番对话,他也是听到了的。

    “雪然,我送你回去吧!”

    这一刻,对伍雪然已经谈不上什么旧情与执念,罗启越只觉得两人是同病相怜,同为情所困,这个世界上,也许只有感情这这件事,是最道不清说不明的!

    随后,垮着肩膀,伍雪然便侧转了身躯,两人的步伐都有些浑浑噩噩地失魂落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,被秦墨宇牵着手拖着走着,池月宛心里还是有些小情绪地,没走几步,她就站了下来,下颌半缩,耷拉着脸,一脸颓废的不高兴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回身,见她又